湖北男子:有健康码就证明没被感染?我自己都不知道


慕荣琪说,在她照料的患者中,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让她感触很深。“因为病情严重,老人在医院呆了很久,情绪也不稳定,有一次他对我说,他有6个子女,但守在床边的却是一群陌生人,他心里难受。”看着老人在病房孤单、无助的样子,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爸妈也老了,也需要女儿的陪伴,“我不后悔来武汉,只是那一瞬间很想家,很想爸妈。”

据其介绍,3月27日,钟祥磷矿镇一名村民因患甲状腺疾病到荆门一医(南院区)就诊入院。根据疫情防控有关要求,新入院的病人都要进行核酸检测,3月28日,经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该患者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经市联合流调组调查,该患者于1月15日从广州乘火车至武汉后,在武汉同济医院停留2天检查身体,于1月18日上午乘火车从武汉返回钟祥市磷矿镇没有外出。3月28日,市防控指挥部接到荆门市防控指挥部通知后,迅速行动,对其所有密切接触者跟踪流调并实施集中医学隔离观察。同时,疾控部门在第一时间进行核酸检测。

2月19日上午,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仪式现场,慕荣琪看到了偷溜进来,躲在角落悄悄关注着她的未婚夫,“他舍不得我,但仍然选择尊重我、相信我。我们约定:疫情不结束,绝不走进婚礼殿堂。”

同在3月29日,荆门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布了上述无症状感染者近期的活动轨迹: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去武汉,去帮忙。”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但她“自私”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他没有怪我,只是有些担心我。”

2月19日上午,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

该患者3月27日上午从钟祥市磷矿镇乘杨湾至荆门客车,10时19分到达荆门汽车客运北站,10时24分从荆门汽车客运北站公交站台乘坐9路公交车(车牌号:鄂H1B193,患者坐于该车左边倒数第三排),11时7分在象山大道一医南院站台下车,沿途共有乘客26人(男性14人、女性12人)。

她用浴巾包住短发假装在消毒

3月27日中午,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3月16日,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想家却不能说的她,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信中写道: